天车香辣酱

made in china/镇魂幽畜

【也青/校园BE】曲线L与直线M无限接近,但永不相交。

上篇链接:http://huaian153.lofter.com/post/1e8f2f01_ef23f5b9
第5章有点急促了,总结时会抽时间进行二次修改。谢谢喜欢我写的沙雕文。
偷吻是伏笔。下一次加一个新角色,没什么用就推动剧情。可以猜猜为什么阿青去淋雨了,无奖竞猜。
――
  4.一片树叶受到阳光照耀,它的背面一定是阴影,阳光越亮,阴影越深。――雨果
        高二上学期结束了,很快燥热的夏天就来了。王也,诸葛青,张楚岚,张灵云和傅蓉组了个队代表一高去参加了竞赛夏令营。
         夏令营待遇很好,教室宿舍食堂都是高级装置,在这里的人也都是各个学校的精英,整个夏令营透露着一股被xx大学钦定的黄金感觉。夏令营一个宿舍睡两个人,单人床,有电源,可以吹空调或者强力风扇,有独立卫生间,总的来说就像是把选手当祖宗供着了。
        王也和诸葛青按习惯睡了一个宿舍。有一天晚上吃过晚饭,诸葛青去隔壁张楚岚房间“走朋友”,到了深夜十点半才回来。当诸葛青轻轻走到床边的时候,诸葛青也不清楚虚空中有什么,就伸出手胡乱抓了一把,不抓还好,一抓不得了。王也握着诸葛青的手腕用沙哑的声音低声说:“你回来的太晚了,明早还有一场英语随堂测试,你这样撑不了。”
        诸葛青左手挠了挠头发,右手就这样任凭王也抓着。王也每天作息时间十分精准,一到放假9:30准时睡觉,早上6:30起床。这样雷打不动的时间规划让诸葛青曾多次嘲笑老王没夜生活。
        诸葛青摸索到了椅子坐了下去,王也也顺着他拉把椅子坐在他旁边,二者的手还握着,诸葛青也没想着松开,就这样在黑暗中拉着。黑暗中谁也看不清谁的面庞,借着月光诸葛青只能看清王也的脸庞,就像自己被询问文理的那个夜晚。王也的表情在黑夜里总是看不清,是悲伤还是欣喜,从来没表现出来。在黑夜里,一切都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诸葛青看不清王也,他越来越觉得王也像只蝴蝶,不能抓,因为自己抓不到。
      “没事。我现在去睡,明早涂点清凉油,再嚼个口香糖就好了,不碍事的。”诸葛青终于开口回了王也的话,从椅子上起身,王也松开了手看着他躺在床上。“唉祖宗,你把夏凉被盖上,空调还开着真不怕发烧了。”
        大约不到两分钟诸葛青已经安静的睡着了,王也没有离开诸葛青,他就这样一直盯着床上的人,向窗外匀来三分月光,痴痴地望着。那一晚王也体会到了什么到可望不可及。
        日为朝,月为暮,卿为朝朝暮暮。
        王也从来不奢求成绩要多好,要考到哪里去,要怎样考到家里希望的出路。他这前半辈子佛系惯了,能省的麻烦绝对不会接住,可偏偏就是这个人,让王也不得不去顾成绩,看分数,查查志愿学校。以前未做过的一切,随随便便走过的路也有了意义。
        为什么诸葛青改了文理?那天回答了王也问题后,诸葛青躺在床上思考了很多。从池塘边的初遇,到同桌的孽缘,他承受了王也很多帮助。学习上生活上的都有,甚至情感上王也也要帮他把关。诸葛青愣了好久,为什么自己值得王也对他那么好,自己承受不住这么重的好意。
        老王,对不起。这次就让我私心一起吧。诸葛青怀揣着这种想法,在第二天改了分科表。当他看到王也错愕的眼神,心里却有着极大的满足感,他极力压抑这种心情,这种时刻都有可能破坏友谊的小人心理。
5.可能我是个赌徒。
        第二天夏令营取消了活动,雷打的很大让整栋楼停了电,台风已经登陆,连绵不绝的大雨和惊雷让诸葛青和王也写不进去练习题。
      “老青,你愿意和我一起打坐吗?”
      “什么???打坐?!”
      “据说可以静心,你要不要试一下?”
      “行。”
         两个人就这地板坐下,将外界的声音切断,只与内心交流,可王也一不想题,脑子里全是对面的狐狸。王也听着雷声和雨声睡着了,再次醒来时诸葛青不见人影,
         已经到了很晚的时候,王也整栋大楼找了一遍也不见人,他隔着玻璃向下张望,只看见诸葛青穿着睡衣披头散发站在雨中,王也拿起外套冲了出去,硬是连拖带拽给人带回了宿舍。
       “祖宗你没事非要淋雨静心干嘛?你说万一老天爷看你不顺眼一道雷劈过去,赵老头不就又少了一个一高的希望。”王也将姜茶递了过去,姜茶的苦涩色穿过空气钻进诸葛青的鼻子里,诸葛青打了好几个喷嚏,眉毛都快拧到一块去了,满脸都写着不愿意。王也看了看夺过姜茶搁在桌上,眼神盯着正在运作的小水壶,嘴里讲着:“老青你去洗个热水澡,洗完出来把姜茶喝了,驱寒。”
        过了一会小水壶响了起来,浴室的门嘎啦一声响,王也听见了也没回头,在那捣鼓着水壶喊着:“喝完姜茶再睡。”王也重新弄了杯温热的,可等他转身的时候床上的那位已经进入了梦乡。
        王也端着姜茶走过去,帮人掖好被子嘴里嘟囔着:“这小祖宗怎么睡得那么快,又不听话。”话音刚落,诸葛青的声音响起来了,他挥舞着手臂喊着没有后又睡着了,王也将他的手放回到被子里盖好。
       “小祖宗还说梦话,难伺候啊。”王也盯着还冒着热气的姜汤,自己喝了几口确认了还是温的,对诸葛青鞠了个躬,单膝跪下将剩下的姜茶用吻喂了过去,王也的动作特别温和,王也怕吵到诸葛青但又没有办法,良久后王也才肯松开嘴。
       “祖宗别怪我,姜茶是好的不能浪费了。”
        一个缠绵入骨的偷吻,是王也用温柔换来的最珍贵的奢求。王也是个近乎疯狂的赌徒,他赌这份爱的未知,也赌那人永远也猜不到。
         一束光照进了塔,塔里的生命可以为了光献出一切。
晚安,我的小祖宗。

【也青/校园BE】曲线L与直线M无限接近,但永不相交。

上篇链接:
http://huaian153.lofter.com/post/1e8f2f01_ef2220bd
今天没灵感更一章。我快被我自己虐死了,安详的躺在墓里。
今天依旧是短小的我。

3.假使那贼安然逃走了,主人艰苦做起来的东西,只有自认倒霉。――《昆虫记》
        精英一班今天发分科表了,王也从班长手中接过表后就将那张纸整整齐齐叠了又叠,压在了语文书下。王也是有目的的,他这几天总是故意与诸葛青错开时间去吃饭,就是为了去找诸葛青的分科表。可分科表上除了“诸葛青”三个大字,什么也没有了,王也看了几次也就妥协了,想着以朋友的身份问他自己再填好了。
        交分科表的前一个晚上,在寝室其他两个舍友出去的间隙,王也扒拉着床沿的栏杆露出半个脑袋问着床下的诸葛青:“老青,你选什么?”诸葛青没抬头,低声说了句:“文。”
        王也的文科较诸葛青强一些,只要他考试微微放个水,就能和诸葛青在一个教室。王也如是想。
        诸葛青抬头看着王也,王也侧头看着窗子,刚洗的黑色长发从耳边垂下,遮住了王也的脸,诸葛青猜测不到王也的深情,借着忽暗忽亮的灯光和月光,诸葛青觉得王也像梦里的蝴蝶,琢磨不透。诸葛青也觉得自己自从遇见了他,主动权好像总在他手里,自己只是愣愣的回复,就像一只玩偶。诸葛青讨厌那个感觉,但他并不讨厌王也。
        王也不是蝴蝶,他是飞蛾扑火的蛾,在自取灭亡。
        第二天一大早王也就来到了教室,把分科表拿出来郑重其事的在分科处写上了“文”。王也写之前还四下看看,确认了没人才颤抖落笔。王也要赌一把,尽管一切都是未知数。
        分班考试前一天,王也侧过身子瞥了一眼诸葛青准考证上的考号,他的心忽的凉了半截,倒吸一口凉气,猛地夺过诸葛青手上的准考证,揉了揉眼睛再看,考场没变,理科1号班。
        王也赌输了,他的未知数也没解对,方程永远无解。以朋友关系过问,是最愚蠢的。
        那个晚上王也想了很多,他没有问诸葛青为什么改了分科表,他也没有问诸葛青为什么说谎。王也清楚的知道他没有资格,没有那个权力。
        王也是一个猎人,被狐狸伤到了双手。
        分班考试很快就过去了。王也是文科考生的第一,诸葛青是理科考生的第一。一个在1班,一个在2班。
        一个红榜的揭开,王也高一所有的努力也就付之东流了,那天王也与诸葛青看榜,两个人隔着人流相视一笑,诸葛青很快就别过目光,而王也丝毫不关心自己的结果,就这样把炙热的目光全投在诸葛青身上。王也将自己的温柔揉碎撒在了诸葛青的手里,而手指也是有缝隙的,诸葛青一张开手,就哗哗往下掉。
         王也的喜欢太沉重了,重的飞不过全校3000多名学生的距离。王也的喜欢也太轻了,轻到像一阵风掠过诸葛青的耳朵,连心门都未敲开就无影无踪了。
        王也不悔,气也气过了,一切重头来好了。
     “假使那贼安然逃走了,主人艰苦做起来的东西,只有自认倒霉。”

置顶

念红药/妙妙
沙雕写手在线ooc
文笔停留在小学生,每天努力进步。
磕镇魂,白宇朱一龙,也青,喻黄,千速。
扩列私我,我递qq,空间发现更多惊喜。

【也青/校园BE】 曲线L与直线M无限接近,但永不相交。

食用需知:
硬核初中知识复习文(题目与内容没关系)
王也x诸葛青   
王也单箭头,是玻璃渣慎入。
高中生校园设定
ooc归我但不要说,觉得崩了可以不看。
党费。
中长篇?
――以上――
1.经过直线外一点,有且只有一条直线与这条直线平行。
         王也高一了。报名那天是七月份最热的一天,王也作为学区内的学生来报名的时候,队已经从明志楼排到了一高门口。王也带着楚岚在路上捎给他的小风扇从队伍的末尾开始排队,两个小时过去了,他终于走到了明志楼前的池塘。
         王也虽然有小风扇的加持,衣服却汗湿了,粘粘稠稠的,耳边充斥着人们嘈杂的讨论声和树上不眠不休的蝉鸣声。聒噪,这是王也的想法。事情最糟糕的是王也出门忘了带发绳,蓄着的长发就这样披在背后,乌黑的长发里藏着洗发水的香味,如今?全是汗味。
         王也拿着本子盯着池塘上的荷花发愣,视野里突然闯进了一位蓝发男子,也是长发,但很规矩的用发绳低低扎了起来,那位蓝发男子好像感觉到了王也的目光,转过身子扬起微笑。
         王也回过神大喊了声:“同学!同学!能借我一根发绳吗?”男子从衣服兜里掏出发绳递了过去,王也接过发绳的时候手擦过男子的手背,一阵凉意就这样顺着指尖直达心中,用冰箱两个字形容男子似乎一点也不过分。
       “同学,你也是来报名的吗?你叫什么名字?”王也嘴里咬着发绳,手在头发后工作着,嘴里吭吭哧哧蹦出来几句话。
       “诸葛青。”男子回答道。诸葛青突然伸出手握住王也的手,轻轻的帮他将头发望高处弄去,王也真的愣了神,手缓缓落下来贴着裤腰,直到诸葛青的手伸了过来才回身。
       “王也,发绳给我。你的头发也扎的有点太乱了,反正我朋友还没来我帮你扎一下。”王也恩了几声将嘴里咬着的发绳套在他的指尖,王也望着那白皙的手又出了神,骄阳洒下的光芒好像会穿过这白的透明皮肤向地上落去,王也有一种错觉,一种下一秒诸葛青就要消失的错觉。
         王也猛地去抓住诸葛青的手,把诸葛青吓了一跳,诸葛青低声喊了句:“王也同学?你没事吧,是不是中暑了?”王也尴尬的松开手,意识到自己的无理之举后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王也跟着队伍跑进了明志楼,只留下诸葛青站在原地思忖着。
         不是中暑,是一见钟情的感觉。王也如是想,差点连准考证号都忘记了是什么。
         两条线开始平行了,那如果相交了呢?

2.在一个方程中,只含有一个未知数,并且未知数的指数是1,这样的方程叫一元一次方程。
         诸葛青分班考试砸了,早上与傅蓉吃了路边摊,考试肚子疼的厉害,害的诸葛青最后一大题的小数点忘了加上,考了年级第二。诸葛青在红榜自己的名字上看到了熟悉的名字,“王也”两个字用书法老师苍劲有力的书法写的很大,几乎夺了所有人的光芒,包括第二的诸葛青。
        诸葛青与王也被分到了精英班作为重点培育对象,称为一高的校宝级动物,而如今这两个国宝级动物正在争论打水的问题。王也和诸葛青成为了同桌,今天下午第二堂小测考的是政治,两个人的手近乎写到麻木才踩着铃声停笔,老师一走两个人就倒在桌上哀叹,下周一高周刊《校宝动物惨叫的背后是?》已经安排上了。
       “老青,喝水吗。学校给精英班装了饮水器,有热水。”
       “喝,可我想瘫一会。老王你看呢?”
       “老青,今晚食堂阿姨给我加两鸡腿,你看着安排下?”
       “老王,你以为我会妥协吗?我就算被政治题弄死我也不会妥协的。”
         王也嘴角扯出一抹宠溺的笑,看着诸葛青正打算迈出去的脚,伸手揉了揉诸葛青的头发,起身去后面接水。那一天晚上,王也说自己肚子疼,把两个鸡腿都留着了诸葛青。
         诸葛青在精英1班,又坐在挨着窗子的地方,颜值高学习好又有钱,多金帅哥诸葛青成为了校内学姐同级生评出来的校草,那个班级窗户成为了情书投递处。王也起初和诸葛青一起拆着信,自己在旁边费力吐槽着,后来信越来越多了,王也就和诸葛青换了个位置,自己坐在窗子边,每有情书递过来他就会先客气的道歉然后归还信,像直接塞过来的都被王也“五马分尸”了。
        王也清楚自己对诸葛青的感情,所以在他没离开诸葛青时,他要让诸葛青一直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不能被任何人贪了便宜,让诸葛青被别的姑娘挖了去。王也阻止了很多人,但阻止不了傅蓉。
        傅蓉是精英2班的文科大佬,在没分科时就被各文科老师众星捧月的优待着,人长的也漂亮,与诸葛青初中就认识,两个人关系很好,好的让王也生了许多嫉妒。傅蓉偶尔会来找诸葛青问问题,或者是交代一下诸葛白要交代的事,每到这时王也一改平常拒绝书信的果断,怂恿诸葛青出去聊天,自己则隔着墙在教室里听着。
        耳畔传来诸葛青和傅蓉的笑声,能入王也耳的,只有诸葛青的声音。
        诸葛青身上有很多事王也不知道,他是朋友,没有那么多的权力,也不能提无理的要求。
         王也隔着墙看着他和诸葛青的座位,心里就想着如果真的举头三尺有神明,我就像神明许个愿,希望阿青快喜欢上我。
         诸葛青对王也来讲就是一个未知数,而王也在风雨中漂泊不定的单恋也是一个未知数。

【速水生贺/千速】愿望

私设同上一篇文。古风向,剧情接上一篇qwq

       叶千抛弃了苏凛香和尚家已逝的千金尚鹤冥婚了,故事发生在叶千和苏凛香成亲后的一年。苏凛香被抓走了,叶千赶去救助却被寒气所伤,尚鹤为了救叶千寒气攻体身亡,尚家闹着要个说法,说是要求冥婚和杀死苏凛香。
       叶千把尚家的人锁在府邸外快步走进书房,苏凛香坐在书桌前挥毫落下二字“休妻”。
     “你想问的在这,我不多加纠缠。她救了你,你不能死,我不喜欢做妾,对着死人行参拜礼。你说过让我把余生借你,我既借了你反悔便杀了我吧。”凛香将笔放好,用着极其平淡的口吻讲完了,眼神空洞没有波澜,折好宣纸向房门口的叶千走去,踏过了一年来二人共同经历的风霜雨雪。“九州是看不完了,愿你一生无忧无虑,来世再见眉眼如初。”
       叶千张嘴准备说些什么,却被苏凛香的手止住了,她只是带着温柔的笑意看着他,把宣纸交到他的手中,用眼睛盯着他,看着像是把叶千内心所想全都剖析干净了。苏凛香将他推出房门附在耳边带了句话。
     “给尚家一个交代。不用再顾忌苏氏了。”
       叶千终究下不了手,他编了一个借口:苏凛香是被妖魔缠身,作法就可以了结此事。那天他将木剑放下换了苏凛香为他买的新剑,他扶着凛香一步步走向法坛,只有苏凛香自己知道她这走的每一步是多么艰难,重如千钧。法师的纸符,米粒,尚家人的冷嘲热讽,围观群众的蔬菜样样都抛在她的身上,她承担了一切。她被冠以“巫女,邪崇”的称号,她的镶金衣裳成了悄悄腐蚀她思想的物质,一轮又一轮的“狂轰滥炸”让她看到了绝望。
      “叶千,你换下了木剑?”叶千把苏凛香扶下法坛的时候听见这个问题愣了愣,随即很多应了声恩。“叶千,你记得吧。十步杀一人的赏金杀手。我已经一年没练过了。”苏凛香快速抽出别在叶千身上的长剑,将剑抽出剑鞘,架在脖子上。“叶千,我累了。我要祝你新婚快乐。祝你这世平稳,来世安乐。”
       那一天殷红的血洒向了法坛,溅到了叶千的脸上。她死了,毫无征兆又惊天动地,终究是他没保护好她。
很多年过去了,庙堂上的人换了一次,百姓换了一批,茶馆还是茶馆,他还是他。
     “听说了吗北冥山上有一个喝人血的怪物。”
     “可不是吗北冥村已经有很多人遭殃了。”
      邻桌的他压低面纱,结了帐望北冥方向走去。
    “现在的人都对我议论纷纷。我已经成了荒山里最孤独的人了,不,怕是天下最孤独的人。”
      愿我百年孤独,千难万阻。
      换你来世安度,无忧如初。

【速水712生贺/千速】不醉九州,唯醉你轮廓。

私设古风.人设暗杀教室ooc算我。
私设速水凛香小姐姐叫苏凛香,千叶龙之介小哥哥叫叶千。不接受反驳。
速水凛香712生日快乐。
最喜欢你了啊。

      『苏家大小姐翻墙逃了,为了躲避与叶家的婚约。』
全江湖的人都知道了。苏凛香虽然是大帮派的千金小姐可却是号称十步杀一人的赏金杀手。也有人传言她要嫁的叶家大少爷样貌极丑,因为没脸见人刘海长的快遮过脸颊,这次苏家接受婚约也是因为叶家大少爷叶千可以护苏凛香一不小心在朝廷惹的罪。
“不就是打翻了琉璃杯就要赐死,神经病吧,这皇帝怕不是老年痴呆。”苏凛香买邻桌听议论听得清清楚楚,嘁了一声将银两放在木桌上,抓起旁边的剑压低草帽快步走出茶摊。苏凛香已经意识到有人在跟踪她了只好加快了步伐,要在天黑之前赶到池裕邺那去却是件不容易的事。树叶随风飒飒作响,苏凛香停下脚步抽出剑高声喊着:“跟了一路了,累不?”
“不累。陪你,高兴。”来人从苏凛香的背后树上跳下来,抱着一把木剑盯着苏凛香,眉眼弯弯煞是好看。苏凛香听到声音转身却发现自己在看第一眼时就沦陷在来人的眼,他的眼睛很好看,像是引人陷入了桃花盛开的地方,有些许微风吹过,空气中弥漫着甜味。“你有什么企图?我想你是知道我的。”来人走近了苏凛香,将木剑随手扔在地上,惊起尘土飞扬,树叶盘旋,林中飞鸟,惊醒了凛香。
“苏家千金,苏凛香。和我有婚约那个。那个不经世事却双手沾满鲜血的丫头。”叶千说着说着嘴角微微上扬,露出很好看的笑,如一盏清茶,沁人心脾。苏凛香听话愣了愣随后很快反应过来,等会,婚约,他他他是叶家的。“你,你等等。靠太近了,太近了。”苏凛香缓缓后退可苏叶却步步紧逼,被誉为赏金杀手的苏凛香原来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叶千将手放在脸上转过身深呼吸冷静,可怕可怕竟然脸红了不能让她看见太丢脸了,叶千这样想着很快调整了情绪。
“别动。凛香。”凛香愣了愣脚却不自觉的停下了后退的行动,叶千低头在凛香嘴唇上落下一吻,叶千满意的看着凛香红透的脸庞,拾起木剑牵着凛香的手走着。
“我生气了。”
“我有婚约,亲的理所当然。”
“你的长刘海呢?”
“怕你嫌弃自己动手剪了,不过应该很难看。”
“你不是邋遢吗?”
“夫人也信谣言?”
“你怎么长的那么好看?”
“不长好看点怎么娶到你。”
“你带我去哪?”
“九州,天下有你的地方,带你重新与我认识。”
“我不喜欢九州。我喜欢你怎么办?”
“我把余生借你,陪我去看九州绕指尖。”

【射击组向/be】双重(一)

*小学生文笔,中篇。大概是be
――
     千叶熟悉的掀起宅子门口的地毯摸索出钥匙,转动,推开,关上。一气呵成。千叶瘫倒在沙发上,手上带着些许鲜血也擦到沙发上。
      “记得擦手啊龙之介。”
       “我记得的。”
     千叶抽出纸巾擦拭着手,在发现擦不干净时眉头皱了皱,起身走向卫生间,也没有去摸索着开灯。千叶打开水龙头,试好了水温打算弯腰洗把脸,千叶刚伸出手便察觉不对,关了水龙头坐下警惕着窗外。他察觉到了花园里站着一个人,这个宅子除了他没有人,可千叶从不认为只有他一个。
       夕阳越过窗台洒向卫生间的大理石地面,乌鸦的声音响起伴随着路边货车的启动声。千叶拿出放在卫生间地上的左轮手枪,朝窗外望去。
       “千叶君在找我吗?”潮田渚的声音响起,使千叶吊着的心放下了几分,千叶缓缓站起来扬着笑说:“你怎么来了?怎么……”千叶的“想”音还没响起,一颗子弹上膛并发射,打破了千叶后背的玻璃窗,擦过千叶的头发陷进对面的墙壁。
       “唉呀,失手了。不过话说千叶你也太大意了,果然是没了凛香就不行了吗?”
       “凛香,凛香不是在吗?她去楼上收衣服了,你看她下来了。凛香。”
        “我在。龙之介你又放松了,幸亏赤羽故意打偏了,潮田还没出手呢。”
         “千叶……凛香……”
          “渚,别说了。千叶,我今天来要带你去看医生。”赤羽将卫生间的窗户拉开翻了进来,接过渚递过来得千叶宅的钥匙,对渚使了个眼色啊,把说话异常的千叶硬是拖进了轿车。
       渚倒吸了一口,倒在副驾驶座上看着后座的千叶,又望向正在专心开车的赤羽业,小声的凑到赤羽耳边说:“千叶这个样子,不治好简直太可怜他了。明明参加了和我们一样的训练营,他还是毕业时最被看好的。”赤羽业抬起右手覆上潮田的唇,作了噤声的手势,看了看千叶后无奈的说:“别说了,别让他听见。至少要让他先抱有希望。”
      潮田的电话铃响起,对方是当初训练营的营长。“他带走了吗?”“带走了,营长放心,这次一定能治好。”“他的才能折损在一个女人手上真是不甘心啊,太可惜了。”潮田还想说什么但对方已经先一步挂掉了电话。
      潮田和赤羽扶着千叶推开营长找的心理医生的办公室门,将千叶安置在椅子上后就被医生逐走了。
      医生打开资料问千叶:“你的爱人姓名?”
     “千叶凛香。”
     “诚实说,你知道她死了吧。在三年前,那个你们最后一次一块执行任务的时候。”
     “医生你瞎说什么呢,凛香就在我身旁站着啊,你看。”
     “千叶龙之介,请把自己换成执行任务的模式,四下看看你的爱人在何处?”医生的最后半句带着些许戏虐的语气,千叶愣了愣随后瘫在椅子上,摇着脑袋嘴里喊着“不见了不见了”,千叶猛地抓住医生的领带,用着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他吼着:“你把凛香弄哪里去了?说啊。”医生推开千叶翘着二郎腿,嘴角上扬。
     “你真的不记得了?是你自己啊,龙之介,三年前,你亲手开枪杀了你的爱人,不带些许留恋。”